<p id="pjzjb"><thead id="pjzjb"><listing id="pjzjb"></listing></thead></p>

    <b id="pjzjb"></b>
    <menuitem id="pjzjb"></menuitem>
    <menuitem id="pjzjb"></menuitem>

    <b id="pjzjb"><delect id="pjzjb"></delect></b>

    • 歡迎進入材料科學世界,一起探索材料奧秘
    • 收藏本站,獲取最新材料前沿資訊

    研究生為何陷入學習力困境?

    碩博生活 mse_material 3371閱讀 掃描二維碼

    學習力這一概念最早由美國學者佛睿斯特提出,指一個人學習態度、學習能力和終身學習的總和。學習力是最為持久、有效的可攜帶技能。高學習力意味著頑強的環境適應能力。不管身處何處,只要擁有非凡學習力,存活幾率自會大大提升。

    研究生階段是學習力培養的黃金時期,也是人腦得以充分開發的最后一次機會。倘若虛度時光,殊為可惜。依照常理,那些有緣在學業道路上繼續前行者,理當更加了解學習力的重要性,并會殫精竭慮,力求“百尺竿頭,更進一步”。但現實卻與之相悖:研究生都期待擁有高學習力,但部分學生逐漸開始抗拒學習。真正的學習必定與學習者的自我修煉息息相關。吃不了修煉之苦,自然享不了學習之樂。

    640.webp (3)

    研究生群體中分化出一批“學習力低下者”,他們分為兩大類:一類是成天渾渾噩噩或醉生夢死、毫無學習動力的“混學位族”。在每一個“不學者”背后,都有一大堆不學的理由,使得他們理直氣壯地“賴活”著。

    例如,應試教育早已無數次地摧殘甚至摧毀了學生的學習興趣;高校提供的教育內容與市場需求存在較大脫節,不必學這些以后根本就排不上用場的東西;就業市場傳遞來的“學得好不如生得好”的招聘信息,扭曲了“人憑借自身努力能創造人生精彩”的傳統信條,知識不再被視為改變命運的重要力量;整個社會急功近利的浮躁情緒擾動了學生“平靜的書桌”,“十年磨一劍”式的勤勤懇懇,未必能夠換來“揚眉劍出鞘”的輝煌;相比于戀戰網游和癡迷美劇,學習顯得更加的無聊和無趣;等等。

    當不學習成為一種看似不壞的選擇時,很難指責學生“不好學”,更應當關注的是“不好學”的背后究竟是什么在驅動這種思潮的蔓延。不過需要提醒一下:一個人的20出頭,是人生最關鍵的時期,在嬉戲玩樂中白白浪費掉研究生階段的大好時光,不知道今后會不會后悔?

    另一類是“不會學習族”?!安粫W習族”中有相當比例極為勤奮地尋求自我提升—-成天出入于課堂或實習場所,與同學交流信息,聽名家講座,翻閱勵志書籍,似乎不放過每一個受教機會。

    可他們的努力僅此而已。他們需要的是讓自己忙起來,滿足于從他人口中聽到一些道理,卻不加以反思并用于修訂自身行為模式,這種“淺學習”只會培養出懂得“知易行難”卻頑固地堅持“知行不合一”的理論家和雄辯家。

    他們并非真正力圖補強短板,反而視學習為洪水猛獸:既不愿意沉靜地閱讀完一本好書,也不愿意將一件哪怕是很小之事處理至“把圈畫完、畫圓”的完美境界,更不愿意徹底改掉那些明知道對成長不利的壞習慣?!安粫W習族”完成了很多學習環節,卻因為對每一學習流程缺少(更多是不愿意)高標準的自我期許,所以大多以“考試專業戶”的面目示人,并一路保駕護航來到研究生陣營。

    學生遭遇學習力的增長困境,與學習力自身的特點也不無關系。

    • 學習力的增長是緩慢的,不可能一蹴而就。
    • 學習力只會從興趣中生發出來,絕不應當將學習視作“頭懸梁,錐刺股”的勞役之作。
    • 學習力的增長往往處于不自知的狀態,學習者是從他人的驚訝和贊美中,才發現“幼芽已成參天大樹”。

    然而,社會一直在宣揚優質資源短缺的理念并由此建構出“競爭文化”,它在不斷提醒年輕人:但凡你有點小才能,最好將其及時變現,否則可能因“輸在起跑線上”從而一輩子只能成為跟隨者。倘若年輕人缺少“吾日三省吾身”的反思精神,又錯誤地選擇了“參照系”,自然會覺得“付出沒有回報”,極易泄氣而難以持之以恒。身處這種“危機、危險”氛圍之下,有多少意志堅定者能氣定神閑地靜待學習力之花開到繁花似錦才拿出來供人欣賞呢?

     

    更重要的是,學習力的提升須得滿足如下條件,方能事半功倍。

    一是從組織中成長才是最高效的自我提升手段。只有積極參與學術團隊的討論,并善于運用非正式組織的“腦力激蕩”,才能產生思維碰撞,獲得意想不到的好點子。而習慣于“我的地盤我做主”的年青一代,要改變在團隊合作意識上的不足,任重道遠。

    二是學習力的培養,內因是關鍵。沒有了內在驅動力,再強大的外部推動都于事無補。如果學生自主學習意識薄弱,“等、靠、要”的依賴情結過于嚴重的話,那首先需要訓練的應當是自律精神的養成和責任意識的培育。
    三是學習力必然蘊藏于以問題為導向和創造性解決問題這一閉合回路之中。找對問題并學習與創新相關的方法論,才能形成“聚焦效應”,在短時間內做出卓越績效并實現學習力的“突變式”飛躍。只對現象感興趣,只想在方法論的學習上“走捷徑”,這都是青年人成長道路上的“致命誘惑”,不得不加以警覺。

    最后需要強調的是,“不好學”并不代表“不能學”。青年人先天就具備極強的學習力,之所以在學習力上遭遇“瓶頸”或“天花板”,最重要的根源還在于學習意愿的扭曲。一旦學生找到自己真正感興趣且期望學習之事物,其處于休眠期的“學習火山”就會瞬間迸發,產生巨大威力。只是這種休眠期有時過長,不僅在別人眼中已是死寂一片,就連學生也在自我懷疑中慢慢忘記了其實自己一直處于“待激活狀態”中。

    教育的作用本就是引導學生的“學習火山”逐漸蘇醒直至井噴。但當教育反而成為壓在火山口的約束和禁錮時,需要反思的,不僅僅是學生的學習力究竟怎么了,還得思量教育到底出了什么問題,教育者應當為此做些什么。

     

    來源:科學網-王進博客。編輯:溪谷

    *本文系轉載,如涉及版權等問題,請聯系我們以便處理

     

    點擊標題,查看相關閱讀:

    科研:這是一個缺少英雄的年代

    施一公:智商是最不重要的素質

    本、碩、博區別的“兔子理論”

    喜歡 (2)分享 (0)
    亚洲精品无码久久久久秋霞

    <p id="pjzjb"><thead id="pjzjb"><listing id="pjzjb"></listing></thead></p>

        <b id="pjzjb"></b>
        <menuitem id="pjzjb"></menuitem>
        <menuitem id="pjzjb"></menuitem>

        <b id="pjzjb"><delect id="pjzjb"></delect></b>